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高端访谈

我拉黑了让我参加婚礼的同学!求学路上的“份子钱”随不随?

2018-10-25 17:11:48
“我拉黑了几个让我去参加婚礼的同学。

”甄珍今年大三,她觉得自己平常是个“挺怂的”的人,但在“随份子”这件事上做得很决绝:“其实我们关系没那么好,去参加婚礼、随份子都是沉重的负担,并不是从心底发出祝福。

”10月向来是婚礼旺季。

最近,《这是一篇关于你本硕博期间份子钱的综述》的公众号文章捉住了埋头在手机上发红包的学生群体的眼球。

有些原本就纠结于该不该随份子、该随多少的学生站到了“约定俗成”之外,开始审视“份子”到底带来了什么,意味着什么,乃至在同龄人之间还有没有存在的必要。

来自兰州一所大学土木工程专业的硕士三年级学生李科回忆,从大学一年级向家里要钱发出第一笔婚礼礼金开始,至今他已经给将近30个同学随过份子,一般“200元到600元不等”。

随份职业装子带来的经济压力,让这个大大咧咧的理工男有点纠结。

李科出生在山西的农村,读研究生以后“就不好意思和家里要钱了”,他的经济来源是助学贷款、助学金、奖学金和兼职收入。

如今份子钱随着物价水涨船高,“随一次相当于一个月的伙食费”。

去年9月20日到10月10日之间,李科有4个同学结婚,“1听说还挺为他们高兴的,但接下来就要考虑份子钱的问题了”。

在扬州读大学的马萍萍也认为,有时候类似随份子的人际交往支出,对于一个学生来说“还是很尴尬的”。

“依照江苏习俗,我和其他同学一样出围裙1000元。

但结婚的太多了,有时候家里帮忙出一部分,但基本我还是用兼职的钱自己出。

有点心痛。

” 今年,她已经随了3000元份子钱。

新出炉的《2018中国大学生网眼部美容络生态和消费行为报告》显示,2018年中国在校大学生月均基本生活费约为1325.5元,其中人际交往支出占大学生总体开支的17.82%。

专家认为这1比例偏高。

不过,即便抛开经济因素,单从情感上考量,随份子这件事在当代学生群体当中的处境也相当微妙。

有些村里一块长大的朋友结婚时会特别体谅李科的学生身份,“他们明说,人来就行了,钱不钱的没关系”。

不过越是这类交情他越心甘情愿地随份子,“少给点表表情意”。

但是他也经常感觉给有些同学随礼是“迫于环境压力”,如果不这样,别人就会在背后对你指指点点,说你“不合群”。

和大家随的祛痣哪里好一样多能怎么样呢?“表明我很正常。

” 李科说。

“大家都随,你不可能不随。

腿部塑型s://www.fuzhuangfushi.cn/ridy/ebl6/" target="_blank">北京定做工作服 马萍萍说。

但甄珍不怕别人认为她不正常。

“当一个朋友跟你说要结婚,如果你的第一反应是好开心,想到场为她做个见证,这样的婚礼我是非常愿意去的。

我肯
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